伴君少年游

热爱言情和耽美,但更热爱自由与真实

流光·chapter.1

#新人渣作#
#意识流小短篇,放心食用#
#不喜轻喷#


Chapter.1 第十七天
五月的曼哈顿还能感受到和煦的风,夹带着烟草和汽油的味道席卷城市的每个角落。鸽群悠闲飞过天际,丝毫没有春末夏初时的焦躁。落日悬在道路尽头,目力所及之处是夕阳灿烂的余晖。有黑猫从角落的阴影里蹿出,脚步轻盈地踩着年轻小情侣接吻的影子,溜进拐角的一家书店。
书店并不大,两层红砖小楼,门前用栅栏围了一个别致的小花园,种满了金雀花,屋檐下搭有鸽子巢。黑猫驾轻就熟地跑到柜台后,叼了一块牛肉干,灵活地绕过繁多的书架和人群,准确地在角落处找到它的目标。
“重要的不是治愈,而是带着病痛活下去。”陆颜合上书,闭眼默念,却感觉裙摆被什么东西抓着,紧接着膝盖一沉,透过面料传来温热的触感。她睁开眼,不出所料地看见趴在她腿上、啃牛肉干啃得不亦乐乎的黑猫。
“好久不见林先生,你今天去哪玩了?”陆颜把书放在茶几上,抱起怀中的黑猫,语气亲昵。
黑猫眯眼享受着她的抚摸,满足地发出咕噜声。陆颜被它的神情逗笑,伸手去端一旁的茶杯,却摸到了一杯带着温度的热可可。
下一刻,男人干净腼腆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:“它去了街角花园。”
她捧起杯子抿了一口,热可可丝滑的香气缠绕在舌尖,舒缓了久坐的疲惫。她放下杯子,对着在她对面坐下的男人莞尔,酒窝弯出恰到好处的弧度:“谢谢你今天帮我照顾林先生,还有这杯热可可,克劳斯。”
克劳斯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挠挠头,耳尖红红的:“没、没关系的……我很乐意帮忙……”吱唔了一阵,鼓足勇气看着她:“我、我可以邀请你一起……吃晚餐吗?”
黑猫在她腿上动了动,“喵呜”一声抬起头看着她,翡翠的眸子里似是说着什么。她安抚性地摸摸它,对克劳斯歉意地说:“不好意思,我今天……有一些事情。”
“没、没关系的,”克劳斯涨红了脸,却难掩失望的神情,“那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“好呀,多谢你了。”陆颜拍拍黑猫的头,它敏捷地跃下膝盖落在地上。陆颜站起身,轻抚裙子上细微的褶皱,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,跟在黑猫后面慢慢朝书店外走去:“走吧。”

林赛闭眼靠坐在化妆室的椅子里,化妆师正拿着刷子为她定妆,细密的刷毛拂过脸上有点痒,让她有点烦躁,更何况她的经纪人詹姆斯正坐在她身边絮絮叨叨地念着日程安排:“今晚是最后一场演唱会,结束后我们会在洛杉矶休息两天,然后和切莉一起去中国……”
“詹姆斯。”她不耐烦地开口,语气里是她特有的漫不经心,上扬的尾音带着性感,却成功让她那位聒噪的经纪人噤声。化妆师完成了在她脸上的最后一部工序,收拾好工具离开了化妆室。她安静地坐了一会,然后向一旁伸出手。
詹姆斯会意,将她的手机放在她手上。
她睁开眼。指纹解锁点开Facebook,上百条私信一下子涌现在她眼前。她大致瞄了瞄,绝大部分来自她的圈内好友,内容无非是祝她的循环演唱会有个漂亮的收尾,以及表达了一下对她即将拍摄的新电影的期待。
她选择性地忽视了这部分私信,剩下的就是来自家人的琐碎的问候。
都不是她想看的。
她有些烦躁地扒了扒头发,才做好的齐腰卷发被她抓得蓬松凌乱。詹姆斯隐约猜到了点什么,却不敢问她,只好拿出手机重新给造型师打电话。
林赛把手机随意扔在梳妆台上,心绪涌动,心烦意乱地闭上眼。

陆颜回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八点。
她带着林先生在一家中餐馆里吃了一顿不正宗的川菜,然后去沃尔玛买了一些便携式的洗漱用品——拒绝克劳斯的说辞并不全是谎言,她今晚得回去收拾行李,为两天之后的中国行做准备。
楼道里的灯坏了一直没有人来修,黑暗中陆颜正准备伸手按门铃,却突然想起现在的家里应该是空无一人。
于是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。
林先生在门口等得有点心急,不停地用爪子挠她的裙摆。她蹲下身安抚性地挠了挠它的下巴,然后借着路灯的光从包里找出了钥匙。打开门,迎接她的果然是一室冷清。
她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灯,骤起的白光刺得她眼疼。林先生已经先她一步冲进屋,跳上沙发趴着,慵懒的神情像极了那人,让她一时恍惚。
直到十七天前,那张沙发还是那个人的独有。有时候陆颜从克劳斯的书店回来,会发现那人裹着大衣躺在沙发上酣睡,疲惫的脸上还挂着精致的妆容;又或者是在某个微风和煦的午后,陆颜坐在沙发上看书,那人枕着她的大腿小憩,梦呓时也不忘说一句缠绵悱恻的情话。
陆颜换鞋进屋,太过安静的环境让她感到无所适从。她打开电视机,把音量调到最大,然后转身去厨房磨了一杯咖啡。
咖啡的香味慢慢充满整个房间,电视里的娱记正巧把镜头切换到演唱会现场,歌手亢奋的声音透过咖啡机的嗡嗡声直击陆颜心脏——
“晚上好啊洛杉矶,我是林赛·柯西——”

演唱会很成功,不少热情的粉丝甚至打算冲上舞台,幸好被安保人员拦住。为了安全起见,林赛不得不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下台。詹姆斯捧着一瓶矿泉水站在后台入口处等她,看见林赛下台后连忙迎上去,将手里的水拧开递给她。林赛没有接,而是摘下耳麦问他:“我手机呢?”
“在化妆室里。”
林赛点头,也不管周围有没有狗仔在偷拍,转身向着化妆室一路小跑,高跟鞋敲击路面发出清脆的响声。詹姆斯只好拧紧瓶盖跟在她身后,结果却被她关在门外,里面传来简短的一句:“我一个人休息一下。”
化妆室乱糟糟的,口红散了一桌,各式各样的衣服被人随意地丢在沙发上。她从中找出自己的包,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解锁,过滤掉不想看的信息,也就只剩下十几条。
她有些近乡情怯地翻看,逐一认真地看着,失望之后又满怀希望。在经历了十几次希望与失望的反复之后,她终于有些挫败地放弃——这里面并没有她想看到的。
她披了一件外套坐到化妆镜前,镜子里的她妆容精致光鲜亮丽,可心里却是一阵低落和不甘。她把手机放在化妆台上,心里却渐渐生出一丝侥幸。
再给自己十分钟。她想。
詹姆斯交代好小助理注意事项后回到化妆室门口。他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,正准备敲门叫林赛,却听到里面传来“咚”的一声闷响。
他愣了一下,旋即紧张地打开门,却发现林赛双手抱胸坐在椅子里,脸上平静无波。而她的脚下,则散着一地的手机碎片。
他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林赛,你还好吗?”
林赛斜睨了他一眼,眼神轻蔑。她漫不经心地“啧”了一声,站起身,优雅地跨过那摊垃圾,踱着猫一样的步子向门口走去:“没什么,我失恋了而已。”
詹姆斯倒吸一口凉气:“……是因为陆吗?”
林赛站住,回过头他一眼,唇角挑起,似笑非笑:“怎么会,我只是最近换了个口味。”说完转身,慢悠悠地走出会场。
小助理给她安排了一辆车停在会场出口处,林赛用一张一百刀的纸币打发掉司机,拉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座,正准备一踩油门轰出去,陆颜不合时宜的声音却在她脑海里响起:“飙车多危险啊。答应我,不要再有下次了。”
林赛记得陆颜说话时微蹙眉心的小动作,也记得当时的她抱着陆颜不知羞耻地说着“我爱你”,用一个热情的吻堵住了陆颜所有的说教。
她握住方向盘的手泛白,松开后手指上都印着红痕。她有些挫败地塌下肩膀,身体往后倾靠在椅背上,右手搭在眼前,把自己与洛杉矶夜晚的喧嚣隔离开来,陷入无尽的黑暗和胡思乱想之中。
四年来的光怪陆离浮光掠影般从她脑海中闪过,就像看默片一样。她抬起左手向虚空中一抓,企图抓住过往时空的烟云,却发现现实中剩下的只是泡影。
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她和陆颜已经分手了。
而这正是她和陆颜分手的第十七天。